推荐资讯

待到第二天一早待到有狰氏失去了最强壮的族人之后那些毫无抵抗能

发布时间:2018-09-11 14:15 浏览:
 而他们有兔氏部落外边的那一大片的青菜地,以及全是小动物栖居的环境,也很好的说明了这个氏族信仰的真实性。
 
    但是,总觉得有些违和。
 
    可是在顾铮并没有搞清楚是为什么的时候,在这个逐渐要黑下来的夜里,他们的族人也确实需要一个相对安全一些的环境,来驻扎营地,修整一番的。
 
    所以,一句话都没有多说的顾峥,看着狰巧与对方的族长相谈甚欢,不过片刻的功夫就将有兔氏氏族相邻的那一大片空旷地划分给了有狰氏的部族作为驻扎地的所在了。
 
    只是这一次,在族人们像以往那般的要为顾峥铺开他的行李,搭建他的营帐的时候,这位惯来是享乐主义的祭司大人却是十分奇怪的给拒绝了。
 
    用他的话说,是他感受到了这一方土地的灵气的浓郁,他要与大自然更加的贴近一些,今天晚上的他打算露天席地而睡了。
 
    对于顾峥的这一说法,脑容量并不算大的族人们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妥,反倒是还带着点小敬畏的将祭司大人所在的位置的周围的空地全都给预留了出来,方便他与天地的沟通所用。
 
    竟然连见多识广的族长对于顾峥的表现也没有过多的异议,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表现,顾峥彻底的将自己的神棍身份给巩固的十分到位了。
 
    但是在这个族群之中,偏偏是那几个跟他十分不对付的七位兄弟们,对视了一眼,随着顾峥话音落下,就停下了自己手下搭帐篷的工作,反倒是一人一个铺盖卷的将自己的行李打包好,十分无耻的就贴着顾峥所在的边缘处,随手一放,各自占据了一个方位之后,就将顾峥给包在了圈内了。
 
    就在顾峥用十分疑惑的眼神瞧着他们要干嘛的时候,那七兄弟之中的老大反倒是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子,又指了指顾峥的脑子,在对方弄懂了自己的做这件事的含义之后,就闭着眼睛随着兄弟们一起席地而坐靠在各自的铺盖卷上打起了盹,直到有狰氏的大陶锅之中的肉香传过来的时候,他们才嗷的一声跳起身来,直奔着族人分饭的地方而去。
 
 903 阴谋初露
 
    至于被围在中间,啥也不能操作,只能看着技能树琢磨发明点新的手工活的顾峥,却是长出了一口气。
 
    这七兄弟果真拥有着野兽一般的直觉,他们虽然未曾发觉任何不对的细节,但是融合在他们骨子中的那近乎于原始兽类一般的血脉,却是无时无刻不在发挥着作用啊。
 
    不行,看来这有兔氏果真有着他没看清楚的大麻烦。
 
    想到这里的顾峥就加快了自己手底下打磨的速度,他一只手鞣着兽筋,一只手搓着竹条的,不过片刻的功夫,一把粗糙的弓的雏形就出现在他的手中,随着那条从老祭司的遗产之中扯出来的不知道什么野兽身上的筋条……给他从前后两端的孔洞之中穿过扎紧了之后,顾峥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不停的尝试制作的弯弓,就又完成了一把。
 
    而随着他略带审视的将这把弓的弓弦给拉成了满月的形状之后,那个十分熟悉的属于科技树的滴滴之音,就再一次的在顾峥的脑海之中响了起来。
 
    终于被点亮了吗?
 
    在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顾峥仿佛一下子就放下了心来。
 
    因为自从这科技树生成在他的神识海之后,他第一件事儿就是依照着以往的记忆,开始着手制造更为先进的武器。
 
    但是现如今的他,手中的成品弓已经有几把之多了,但是与弓箭方面相关的科技点,却从来不曾被点亮过。
 
    在顾峥都在怀疑是不是因为他带的作弊器过于的强大,与这个位面的科技发展程度相悖,所以才被压制的时候,今儿个的却他因为感到压力之后,又暗搓搓的搓了一把弓,还真就把这弓术的科技枝杈给点亮了。
 
    那么,以前的问题到底是出在哪里呢?
 
    待到顾峥看到了属于弓术的科技分叉出现在哪里了之后,他就明白了。
 
    没想到弓术竟然是从畜牧这一分叉之中延伸出来的,压根就不是他曾经想象中的石工术之中分流出来的。
 
    若不是因为前一阵他收服了鹿蜀,点亮了畜牧的话,怕是一时半会,他的弓术也不会被点亮的吧。
 
    唉!不管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自从弓术的小树杈被生成了之后,他再拉弓搭箭的时候,就一改以往的晦涩艰辛,反倒像是行云流水一般的,恢复到了他曾经在蒙族部落中的弓术水平。
 
    海顾都峥的赠予,神箭手的荣光,再一次回归到了顾峥的身上。
 
    一下子,顾峥就踏实了。
 
    一弓在手,天下我有啊!
 
    就算是有什么危险,想来,凭借着自己的一弓一箭,也能阻挡的住了吧!
 
    亢奋起来的顾峥,竟是连饭都没吃,一根接着一根的开始打磨着手旁的竹子,力求多做一些箭枝,作为弹药的储备。
 
    也多亏了他没出去,若是他随着族人一起看到了有兔氏那些人所谓的美食之后,怕是就会后悔去参与了此次两方友好的会宴了吧。
 
    因为有兔氏这一方,为有狰氏的族人们准备了整整一大锅的萝卜汤,配上生吃的菘菜,那叫一个青葱葱,绿油油,刮肠胃,通胀气啊。
 
    吃的有狰氏这种喜爱肉食的部族的族人们,那是龇牙咧嘴,腹中做响。
 
    成山一般的青葱的大草堆,他们是一口没动啊。
 
    因为祭司大人说了,草是牲口吃的,而人吃的菜,要做熟了才能入口的。
 
    一边往自己的口袋粮食中抓一把肉干,一边喝一碗清汤寡水的萝卜汤作为掩饰的有狰氏的族人们,就以最快的速度解决了这顿晚饭,然后挂着十分别扭的表情……匆忙的与有兔氏的族群告辞了。
 
    他们顺着最后一丝阳光,返回到各自的临时居地的时候,每个人都还心有余悸的回头看看那个终年吃草的部族,并商量着他们以后一定要回请对方一次,让他们也知道一下肉的美妙。
 
    然后,这群饥饿的族人们还趁着月光初升的当口,扫荡了一圈这个宁静安逸的平原,将一些只有几个巴掌大小的不知名的小动物狩猎回来,噗啦啦的一起扔进了火堆之后,就趁着篝火未灭的当口,将这些不够塞牙缝的肉……给分食殆尽,权当餐后甜点一般的解馋了。
 
    还让奋力劳作的顾峥,下意识的看了看回归的族人手中那十分简陋的一手绳索,一手石块的狩猎工具。
 
    也是时候淘汰掉掷石术,普及弓术了啊。
 
    一下就被带远思绪的顾峥,下意识的就加快了打磨的速度,待到他再次抬起来头的时候,他的手脚边儿都堆满了箭枝了。
 
    他还发现,有狰氏的族群之中,原本应该最喜欢睡觉的狰家的七兄弟,竟然随他一起硬扛着不睡觉,现在正绕着驻扎地之中满场的溜达着呢。
 
    见到族人们竟这般的警觉,顾峥略带欣慰的点了点头,觉得这个夜晚,应该是能够安全的度过了。
 
    但是顾铮并不知道,距离有狰氏的部族驻扎地只有几百米远的……有兔氏的族长大帐之中,此时却是连篝火都不曾点燃,在黑暗之中,有兔氏大半的族人都聚集在了这里。
 
    他们用十分殷切的眼神,盯着坐在他们中间的族长,带着点小紧张的询问到:“族长,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是啊!族长,待到月亮升到最高之处的时候,它们,它们……就要来了!”
 
    “而我们有兔氏今年才刚经历了一个灾年,没有吃饱的族人们,是生不出那么多的孩子的!”
 
    说到这里的,有些软弱的族人们就小声的哭泣了起来。
 
    还有一些恨恨的声音参杂在其中。
 
    “也许,我们也应该跟有狰氏一样,迁徙!这样的日子我是再也不想过下去了!”
 
    “对!将自己的族人的性命拱手奉献出去,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谁爱过谁去过吧!”
 
    “只要我们能够离开这里,就算是苦一点我们也认了!”
 
    但是,就算是族人们再怎么群情激动,坐在他们中间的族长却是半分的神色都不曾改变,他只用了一句话,就让周围的哭泣之音停了下来。
 
    “可是这宪翼水河畔已经离开了三个部族了,而三个部族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成功的度过箕尾山,难道你们都没想过这是为什么吗?”
 
    “那是因为在我们所居住的平原之外,有着比我们这方天地更加危险的凶兽的存在。”
 
    “它们可不仅仅像是我们现在所要面临的敌人一般,只需要定时的供应上血食就能打发走的,它们可是能让高山崩裂,让大海分流,让一个部族整体灭亡的……最强大的存在。”
 
    “那么,明知道前路是如何的,你们依然是要离开这一片我们曾经生活过多年的土地,朝着那个不知道如何……甚至可能还不如现况的未来进发吗?”
 
    就是这几句话,让本就胆小的有兔氏的族人们彻底的沉默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谁想要转变一下场内压抑且沉闷的气氛,在安静的时间足够长的当口中,就弱弱的问了一句。
 
    “那么,那些有狰氏的族人们会中招吗?”
 
    而坐在当中的这位年轻的过分的族长,听到这话后,却是十分的笃定的点头道:“会的!”
 
    “他们族中最强壮的男人都被我们给邀请来并参加了宴会。”
 
    “而他们所有的人,都吃了我们有兔氏特制的萝卜汤。”
 
    “他们今天晚上一定会睡上一个好觉。”
 
    “在它到来的时候,将不会有人抵抗。”
 
    “你们也知道的,它是最喜欢吃柔嫩的人类的,而它也一定会率先将那些最强壮的人……给吞入腹中。因为,距离上一次的供奉,怕是也有许多日了吧,它怕是饿了许久了。”
 
    “待到第二天一早,待到有狰氏失去了最强壮的族人之后,那些毫无抵抗能力的老弱族人们,就不得不永远的随我们有兔氏的氏族一起,停留在这一片广漠的兔氏平原之上了吧。”
 
    “但是……”这时候一个不忍的声音弱弱的响起:“有狰氏这个氏族看起来并不像是咱们有兔氏一般,能生许多的孩子的啊。”
 
    “会不会像是以前部族中口口流传的那些留在这里扎根最后却统统的灭族的其他部族一样,也扛不住恶神们的摧残吧?”
 
    而听到了族人如此的问,当中的那个族长,却是仰天看向了他那未曾封顶的帐篷上所坦露出来的璀璨星空,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回到:“有狰氏跟我们不同,他们总会反抗一阵,为我们赢来更多的时间的。”
 
    “到时候,我们有兔氏的族人们扛过了这一阵的灾荒之后,就会生出更多的孩子,而那时候,我们这些早人也早已经年老体衰了。”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