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至于他身上的衣服吗嘿嘿嘿也给我全扒光了我这人心善给衣亵裤让你

发布时间:2018-07-31 22:35 浏览:
 放下了此番因果的顾峥,骑在他从江浙购买的一匹瘦马的身上,开始摇摇晃晃的朝着徽州而去。
 
    这一趟,他是要劝服那深山内的老头子,挣脱那百年前的誓言,听他的劝告,直接开始南迁。
 
    不管这个大宋国的将来是怎么样的,但是这些人,无疑是委托人记忆中最为重要的亲人了。
 
    他的血缘族亲,都已经不在,那么对他有着教导养育之恩的师父和师门,绝对不能因为一个国度的覆灭,而随之倾塌。
 
    那么这一世,委托人就会再一次变成那无牵无挂的小可怜了。
 
    这是顾峥这种无牵无挂之人,心中最不愿意见到的情况。
 
    因为世界的轮回中,他感受到了多少的情感,慈爱,返回现实中,那孤寂无人的空虚,就是越发的明显。
 
    他只知道一点,珍惜眼前人,对于所有的委托人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
 
    而他这晃晃悠悠的赶路途中,也并不是全无收获的。
 
    这不,搞笑的人,就来了吗?
 
    “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从此路过的,需留下那买路财。”
 
    这般老套?
 
    骑在马背上的顾峥,将嘴中好不容易咂么出来点甜味的甜草梗子,啐的一口,吐在了地上,一脸无奈的看着眼前穿的还算是体面的五六个人。
 
    在两方人马含情脉脉的看了许久之后,顾峥才多余的问了一句:“喂,知不知道什么叫做一个强盗的职业素养?”
 
    “何所谓职业素养?”
 
    “就是说,干强盗这一行的,你总是要有点原因吧?”
 
    “我看你们穿的人模狗样的,不像是生活不下去的逼良为娼的啊。为何偏要作这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被顾峥这么一问,那边的强盗则是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就回到:“俺们祖祖辈辈都在此盘桓,干的就是山寨的营生。”
 
    “这劫道的活计,还要分出个贫穷或是富有的人才能干的吗?”
 
    “哦,那自是不用,只是不知道,你们的寨子又为何偏偏选择这一条路作为劫道的地方呢?”
 
    “那还用问,自然是距离我们的寨子最近,人来人往的还算是热闹,距离那徽州省城甚是便捷。”
 
    “几方计较之下,为啥不能选择这里?哎?我说你这厮,好好的把钱交出来,一个被打劫的人,就应该有点被打劫的觉悟。”
 
    “哪里来的这多的废话。”
 
    这对面的劫匪头子终于是反映了过来,而对面瘦马上的顾峥,则是被逗的哈哈大乐了起来。
 
    这头子边上一个憨憨的小匪徒,还不知死活的来了一句:“啊,头儿啊,他好像是在套你的话啊。”
 
    说完,‘啪’的一下,后脑勺上就挨了一巴掌。
 
    “废话,你当老子不知道啊,还用你废话。”
 
    这委屈巴拉的小弟,龇牙咧嘴的就缩了起来,而被顾峥嘲笑的有些恼羞成怒的大匪头子则是朝着他呵斥道:“笑什么笑,打劫!”
 
    “刚才你若是老老实实的将银钱留下,我自当可以给你留点回家的盘缠。”
 
    “但是你现在竟是敢如此的戏耍与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速速上前,将他的瘦马抢下来,将他的包裹财物,全部给我搜罗一空。”
 
    “至于他身上的衣服吗。嘿嘿嘿,也给我全扒光了。我这人心善,给你留一件亵衣亵裤,让你不至于因为赤身**而寻求不到帮助了吧。”
 
    我谢谢你哈。
 
    听完了这话,顾峥笑的更是厉害了。
 
    他就这样安安静静的骑在马上,压制着这匹瘦马,因为一下子涌上来了四五个人,而产生的惊慌。
 
    直到那些小匪徒们的爪子就要摸到这匹瘦马的缰绳的时候,顾峥才将双手,在马鞍上一个上撑,一个鹞子翻身,轻松的后落于这群人足有几米远的身外。
 
    然后在这一众人的目瞪口呆之中,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缓缓的将一把寒森森的锻刀,从背后的刀鞘中,抽了出来。
 
    而就在顾峥将这把刀完全的亮在了众匪徒的面前,打算摆出一个十分漂亮装逼的姿势的时候。
 
    在众人身后的那个大匪头子,却是眼力十足,他将眼珠子一瞪,就大吼了一声:“这茬子是一个高手!骨头太硬!快跑!”
 
    ‘呼啦’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呢,这黑大个,却是率先的动起脚来,是转头就跑。
 
    这一出乎意料的反应,让顾峥差一点岔了气。
 
    他哭笑不得,竟是连眼前的这群人再戏耍一下也顾不得了,只是阴森森的朝着那个已经跑出去三五步远的匪头子喊了一句。
 
    “你再敢多跑一步试试,我手中的臂弩,可不是吃素的家伙。”
 
相关阅读